金木棋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木棋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金木棋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23:44:1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洋房建筑面积都在100平方米以上,2019年1月开盘,此后多次加推,每平方米售价在13000元左右。这些洋房全部拆了重建,将损失数亿元,本项目肯定是亏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臆想连连的“学术”犯规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,频频使用“可能”“估算”“假设”等或然性词语,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,如《强制节育》中“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”“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”“如果准确”;又如《墨玉名单》中“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,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。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……”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裂的房屋(网友拍摄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污蔑中国成名的“新疆问题专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纽约时报》《华盛顿邮报》等西方主要媒体别有用心的炒作下,阿德里安·曾兹在美西方反华舞台上名声大噪,被热捧为“新疆问题专家”,旋即又被美西方反华政客收编,成为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“新疆教培中心课题组”的骨干。此外,阿德里安·曾兹还穿梭于美国国会、欧洲议会、加拿大议会,就涉疆问题大放厥词,鼓噪利用所谓“维吾尔人权问题”打压中国。2020年3月,他与众多美国政要、“东突”分子纠合,出席美国大屠杀纪念馆“中国对维吾尔族人系统性迫害”主题演讲活动,热炒“新疆问题”,鼓噪在国际社会建立涉疆反华话语体系,达到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,德国人,1974年生人,英文名Adrian Zenz,自取中文名“郑国恩”,曾供职于“德国科恩塔尔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”,2007年曾以游客身份赴新疆活动。自2016年底开始,此人在推特账号上不仅频频发表和转发涉疆言论,大肆歪曲污蔑中国政府治疆政策,还从2018年至今相继编造《“墨玉名单”:关于中国在新疆拘留行动的剖析》(简称《墨玉名单》)《绝育、强迫堕胎和强制性节育——中共镇压新疆维吾尔族出生的运动》(简称《强制节育》)等十余篇反华涉疆报告文章,抛出“百万维吾尔人被非法拘禁”“新疆对少数民族实行强迫劳动”“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采取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,抑制少数民族人口的增长”“灭绝少数民族文化”等危言耸听的谬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华势力金主的傀儡。阿德里安·曾兹曾扬言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”(ASPI)部分数据由其提供。这家机构自称是独立的无党派智库,实际上有西方多国政府背景,经费资助来源主要有澳大利亚政府、美国国务院、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、美国为主的军工企业,以及国际知名科技公司等。该战略政策研究所受这些金主驱使,为其乱疆制华行动提供所谓“学术支撑”“学理依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拟返工重建的10栋洋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第三方检测结果出来之前,一切风平浪静。7月下旬,此事在网络上传开之后,购买了洋房的业主们陆续上门讨说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异想天开的“学术”梦呓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把新疆正常招录民警,猜测成是为所谓“拘留运动”做准备;把深受新疆各族群众欢迎的“访惠聚”工作,想象成“拘留运动”的“决策基础”;把充分保障儿童上学的寄宿制学校和学前教育,臆想成“拘留运动”的“兜底保障”;把少数民族群众自主自愿到外地就业无端揣测为“强迫劳动”。这种生拉硬扯、荒诞不经的联想,活脱脱透露出阿德里安·曾兹“不怕不敢想、就怕想不到”的痴人说梦心态,暴露出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蛮横无理。